1/3 Smile   

很久沒作夢,還是這麼奇幻的夢

夢見很親近的人走了
她推開房間的門,帶著我們的貓走進來
我意外走了,所以帶咪咪一起回來看你

我欣喜地爬起身來,看著漆黑房門外
熟悉的四隻腳,牠的身影從光影中走進來
是啊 是我的貓


咪咪抬頭看著床上的我
來啊 跳上來
牠總像是聽懂般跳上我的床緣
然後趴在枕頭旁看我
任由我摸摸牠的額頭
短小而柔軟的虎斑毛
順順牠蓬鬆而光滑的背部
因健康而蓬鬆厚實的毛皮

好久不見 好久違的觸感
明明才四個月過去
卻好像幾年不見你

我內心一直害怕著顫抖
怕忘記美麗虎斑毛髮的觸感
怕忘記你在每個角落的身影
怕忘記你寂寞撒嬌的喵叫聲
怕忘記你溫暖被窩裡的體溫
怕忘記你隨意擺盪的長尾巴
怕忘記你大大又薄博的耳朵

再來是你
你說你意外地的走了
於是我們在大學的咖啡廳裡喝了杯咖啡
討論著你回來看我,甚麼時候要走?
你說等天一亮,氣溫慢慢變暖你就要消失了
我很驚慌卻假裝冷靜和你喝最後一杯咖啡

和奶奶一樣
頓時間會覺得周遭的地板都在崩塌
知道自己人生記憶的人就要離開了
仿佛自己也就此永遠缺了一角
只有自己和家人知道的歷史記憶
再也不會有第二個人經歷
不會有第二個人了解了

或許這才是家人親密的原因
一起度過的任何生活小事
都是自己的回憶自己的成長記憶
仿佛血肉細胞,密不可分地

不知道是太多想念
還是需要更了解自己
希望早日把心裡的那塊補上

久違地作夢,因此紀錄一下.
+雜記+ | 留言:0 |
<<記憶 | 主頁 | 吃米國>>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 主頁 |